18禁短视频app


返回18禁短视频app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18禁短视频app
大队介绍 技术装备
组织机构 政策法规
主体业务 高新技术
重点工程 质量管理
党建园地
职工风采
科技创新
培训交流
留言咨询
职工风采
 
18禁短视频app > 职工风采 > 职工文苑
职工文苑
 
眼前的珠穆朗玛与身后的普若岗日——2019年在西藏我跟小邢一些不得不说的事
信息来源: 李科/文 邢雄旺/图 | [ 2019-12-31 ] 点击量: 184

      不远处羊群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公路下边的洛洛曲河水哗哗啦啦,这个季节318国道上的车不多,留给我和邢雄旺这个水准组的除了呼呼的风声就只有这些声音。西藏的天气似乎永远都是晴天,放眼望去,百余公里以外的珠穆朗玛峰清晰可见。回想起在双湖县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洁白的普若岗日冰川和蹦跳的藏羚羊似乎就在眼前。

      2018年,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测区是在西藏,我和小邢无比兴奋、特别向往,在此之前我们从未踏上过西藏这边净土,之前了解的西藏都是来自于同事们的口述和他们手机里的照片,现在终于有机会亲眼看一看了。

      12月我们到了拉萨,在去酒店的路上,我们看到了壮观的布达拉宫。由于在西安的感冒没有好利索,我现在也没搞清楚当时刚到拉萨时的不舒服到底是高原反应还是感冒症状。小邢与大部分同事也没有高反,我觉得高原也就这么回事,没什么可怕的。然而到了那曲之后,我头痛欲裂,呼吸不畅,浑身酸痛,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高原的威力。

      2019年,西藏“故地重游”。当时城关区的“三调”外业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我们准备奔赴双湖测区,双湖县的海拔比那曲高,2018年在那曲工作已经让我有了心里阴影,不免有些忐忑,提前准备了些高原药品、氧气罐和自热米饭之类的东西,觉得心里不踏实,又看了看其他人准备的东西,也都大同小异,内心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320日,我和几位同事第一批奔赴双湖县,当天晚上抵达那曲。二院的张传帅提前给我们订好了房间,他乡遇故知,晚上不免推杯换盏。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有同事说昨晚上没睡好,我反倒睡得不错,也没头疼。一路风景颇佳,很奇怪的是一直到了双湖县我也没有出现任何高原反应,料想可能是在拉萨待的时间长了,逐渐适应了高原环境,但是走快了还是有些气喘。

      三四月的双湖县城还是很冷的,我们宾馆离厕所很远,厕所是旱厕,因为天气冷的原因,坑里的“不可描述之物”冻得很硬,并且越“垒”越高,简直快成了“塔”,大家去如厕,勤快的人会找个棍子戳一戳,“塔”倒了再方便,如果戳不倒就只能采用蹲马步的姿势来进行了。

      双湖县很大,我们九个组每天奔波几百公里,耗时二十多天才将双湖的外业工作做完。双湖的路况不好,汽车经常避免不了的扎胎事件,某位倒霉的同事因为二十二天扎了十一次胎而被我们称为“爆胎王”。期间,多次“邂逅”藏羚羊、野驴,起初还比较新鲜,后来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亲临冰川,那边属于核心保护区,也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实为憾事一桩。回到拉萨后,繁重的内业工作铺天盖地而来……

      6月初我返回西安,“三调”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直到10月份,“三调”的补充举证工作开始了,我和小邢再次进驻西藏。相比于上次双湖的工作,这次的任务更艰巨一些,每个乡镇都要走到测到,有些地方的路可谓是举步维艰,甚至“无路可走”。小邢一如既往的精力充沛,见到落单的藏羚羊都想去比赛一下谁跑的更快。我却对这些藏羚羊早就没了兴趣,痴迷沉醉于沿途的美丽风景。

      在县城的几天要把周围的补充举证拍完,其中有冰川附近的图斑,于是小邢在林业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了冰川。晚上,我们的集合地点是嘎措乡,小邢在冰川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我们看了甚是羡慕。小邢又讲述了遭遇四只狼的经历,还留下了视频资料,我们看了唏嘘不已,也不尽吐槽“这狼的身材还没狗好”。晚上我出门倒洗脚水,远处黑乎乎像是狗的影子,却隐约听到声声狼嚎,于是慌忙奔进屋里,跟大家说院子进来狼了,换来的是大家无情的“嘲笑”。

      后来到措折羌玛乡测区时突逢大雪,乡政府给安排的宿舍只有五张床,而我们一行七人,我和小邢最年轻便主动请缨打起了地铺。再后来的十多天里发生了很多事,比如我们吃了一顿超级难吃的面之后,在巴岭乡吃了一顿可以无限量续餐的排骨,再比如我们的车胎又被扎等等,但最终工作还是顺利完成了,大家都甚是欣慰。

      “三调”补充举证工作结束后我和小邢接到通知,要继续留在西藏测水准,不能返回西安。于是我们在拉萨检查完仪器后跟随大部队到了日喀则,在日喀则对工人简单培训后又到了定日县。我和小邢是一个水准组,我们每天的工作生活简单又有规律,出现在嘴里的最常见的一个字就是“冷”,还有一个词就是“吃啥”。这里的冷仿佛能侵入人的肌骨一般,滋味实在不好受。在经历了双湖那顿“超级难吃的面”后,小邢对所有藏式的饮食开始深恶痛绝,我们小组的工人是藏族的,自己从家里带了生羊腿,小邢只敢拿在手里摆拍一下,我尝了两口,索然无味。

      抬头望着珠穆朗玛峰,紧了紧自己的棉袄,忽然听见小邢在后面喊:“这一站量长了,往回四米!”……

 

信息检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版权所有 | 地址:西安市测绘路四号 | 电 话:029-85515412
技术支持: